瀾海

♥涉零涉/五奇人/All杏♥

灣家太太,ES深坑中。
低產鹹魚一隻_(:3 」∠)_

[涉零涉]Wonderland

#UD遊樂園卡池後續腦補
#UD實力搶鏡(?)
#OOC可能


  繼上週遊樂園公演好評如潮,UNDEAD再度收到演出邀請。為補償初次接洽失誤導致的不愉快,主辦方還特意將UNDEAD安排至節目壓軸。
  這份誠意實屬難得。

  朔間零直接允了這場邀約。
  雖然上回在面向孩童的表演秀展現佳績,成功達到製作人小姑娘向園方談判的返場條件。
  但想起自家孩子們當天活動結束後的樣子,連一向沉穩的阿多尼斯都將心情寫在臉上。

  今回可不容許再出什麼差錯了。

  這次他沒委託小姑娘幫忙。
  將前置作業辦妥後,他拿出手機點了又點,花了些許時間,將訊息傳送出去。

  偶爾勤勞一次也不錯。

  ×

  「哈哈哈,知道本大爺的實力了吧。這筆帳,本大爺今天絕對要加倍奉還。」

  「冷靜點,大神。待會就要彩排了,儲存體力是很重要的。」

  「哼,不用你說我也知道。看他們還算有心,本大爺還是可以賞點面子的。」
  阿多尼斯向晃牙遞了一瓶水。

  「能見到可愛的小蒲公英們是很好,但一想到小杏不在,就有點提不起勁啊……。」薰長嘆一聲,道:「朔間桑也真是的,怎麼不找製作人協助呢。」

  「羽風……前輩,都這種時候了還想什麼女人。況且那傢伙又不是我們專屬的製作人。」
  晃牙使勁將寶特瓶蓋轉開。

  「兩場公演時間相差太短,朔間前輩是不希望讓製作人太勞累吧。請振作點,羽風前輩。」

  「是是~我知道啦,發個牢騷而已。我可不想被後輩說教啊。」
  薰擺了擺手,不經意瞥了幾眼休息室,臉色驀然一變。
  「話說朔間桑人呢?」

  「朔間前輩去處理點事情。」阿多尼斯說:「如果時間到還沒回來,前輩叫我們先上去彩排。」

  「誰管那個吸血鬼渾蛋。哼,都給我好好傾聽本大爺的演奏!」
  晃牙抱起一旁的電吉他,俐落刷了幾個狂野的和弦。

  ×

  如魅一般的黑影現身於園區小徑。

  零手持黑傘,緩緩而行。踏著步伐的同時,打了不知今天第幾個呵欠。
  猶未惺忪的雙眼眨了又眨,他抬起手將眼角的淚拭去。

  經水洗滌的紅眸格外澄澈。
  待他確實看清眼前的事物,腳步頓了頓。

  那人似乎轉了一圈,舞動的銀白長髮大剌剌晃進他的視線。

  「Amazing!讓你的日日樹涉,為你獻上此生絕無僅有、精采絕倫的表演!讓我們一同在奇幻的國度,謳歌青春、謳歌愛吧。」

  隨風紛飛的玫瑰花瓣拂過零的臉頰,尚有幾片恣意卡在灰黑的外套上。

  白鴿。氣球。彩帶。
  似是在響應圍觀群眾的喝采,逐一迸出。
  掌聲源源不絕。

  零靜靜凝視這場即興秀。
  老樣子花俏的排場。

  透過人與人交錯產生的間隔,他發現有雙眼睛正盯著自己。

  「哦呀哦呀,好像到了該從夢境醒來的時間囉。」
  涉再次向觀眾展示空空如也的帽子。他刻意敲敲帽緣,這次什麼也沒飛出來。
  「來,回到現實繼續享受美好的青春吧。各位都是可愛的乖孩子呢。」

  眼見表演者謝幕,不明所以的圍觀群眾只好給予最後熱烈的掌聲,而後陸陸續續散了。

  如臨一陣清風颯爽收走正火旺的熱度。

  涉幾個箭步來到零的面前。

  「難得在大白天出現呢,零。呼呼呼~魔王大人好興致,也想嘗嘗在人間的奇幻國度遊玩是什麼滋味嗎?」

  「早啊,日日樹君。汝今天也是這麼精神喏。」

  「這是當然!身為小丑,時時刻刻都要做好散播愛的準備。任何角落都不會放過的喔。」

  「沒想到週末會在這遇見汝。哦,最近沒有中意的電影了?」

  「哈哈哈,零食吃完了。如此單調地躺在床上看影片多沒意思。」
  涉伸手把零外套上的花瓣撥掉。

  「大老遠跑來這裡補貨,真有汝的作風。」零點點頭。

  「先不說這個了。你看,時候也不早了喔。」
  涉從口袋摸出手機,點亮螢幕遞到零的眼前。

  「唔……人老了,記性也跟著不太行喏。」零說:「那吾輩先走一步了。謝謝汝提醒。」

  「唉。真的頗有愈來愈老的趨勢。零,什麼時候變成這個樣子的!」
  涉硬是往零的手裡塞了一瓶番茄汁。

  ×

  發現台下熟悉的身影,阿多尼斯最先停止手邊的動作。

  「朔間前輩,歡迎回來。」

  其餘二人也立時反應過來,個個瞧向舞台邊。

  「喂吸血鬼渾蛋!要讓我們等你到什麼時候啊!」
  晃牙抱著電吉他義無反顧從台上一躍而下,幾乎欲撲向零。

  「朔間桑你終於回來啦。你不在小狗更暴躁了。」

  「主人才離開一下就如此寂寞了嗎?要乖乖喔。」
  從容喝了一口番茄汁,零抬手摸了摸晃牙的頭。

  「啊啊!本大爺才不是狗!」
  晃牙甩頭掙開零的手。轉眼間又跳上了舞台。

  「有時間做令人火大的事,還不趕快去準備上台!」

  聞言,零依舊不疾不徐走上舞台兩側的階梯。
  中斷的樂聲又自顧自地響起。

  「呵呵呵,看到孩子們都這麼有活力。吾輩也要認真起來了。」

  抵達前後台的交際,零又回首望了演奏中的三人一眼,才抬起腳步走向後台。

  ×

  「──We are UNDEAD!!」

  伴隨最後一聲鼓動人心的吶喊,爽快擲下最後一組和弦。

  安可曲奏畢。

  瞬間歡呼掌聲四起,如浪洶湧的熱情使台上所有表演者無一倖免。
  明明只是黃昏時分,卻如同身在漫漫長夜,蒞臨魔物們的棲息地。

  幾近完美的落幕。

  「真是痛快!愚民們都臣服於本大爺的演奏之下。哈哈哈。」

  回到後台不久,晃牙一腳猛地踏上一張椅子,抄起猶背在肩上的電吉他就是一陣狂彈。

  「小狗已經完全失控了啊。」

  「畢竟是期待已久的演出,也是時候該讓小狗好好透個氣。薰君也是,今天很有幹勁喏。」
  零斜著眼看了看薰。

  「嗯?有小蒲公英們支持的話,我隨時都幹勁十足。」薰說:「朔間桑才是吧,還沒到黑夜就精神滿滿了哦?」

  「汝等的光輝讓吾輩不得不直視了。即使冒著燃燒殆盡的風險,吾輩也要放手一搏。」

  「停停停。我這就跟阿多尼斯收拾去。」

  薰拿起幾個橫豎在桌上空寶特瓶,一併丟進回收桶,執行中仍不忘碎唸:「……嘛,雖然我沒有跟男人一起收東西的興趣啊。」

  「從剛才就一語不發專注整理著。阿多尼斯君真是個好孩子。」

  阿多尼斯將方才晃牙踩著的椅子摺疊擺好,總算結束善後工作。

  「差不多收拾完了。前輩們跟大神今天都辛苦了。」

  「阿多尼斯君也是。多虧有汝的細心,工作才能順利收尾。汝也成長了不少。」

  「前輩過獎了。羽風前輩也有幫忙。」

  「我不過是清理下桌面,就別提了吧。」

  「薰君說得沒錯,汝不用太過謙虛。」

  阿多尼斯沒有再接話,只是微微欠身搔了搔頭。

  「喂,既然都收完了,我們也該走了吧。不是說結束後要聚餐。」

  「只能在旁聽吾等之間的談話,又讓汝感到寂寞了嗎?」

  「才不是!可惡,吸血鬼渾蛋不管什麼時候都令人火大啊!」

  「好啦好啦,隨身物品拿好就出去吧。你們要吵我可不奉陪。」
  話音剛落,薰拎起家當即刻開溜。

  餘三人隨後也速速跟上。

  零是最後出來的。
  天色向晚,他卻在踏出門檻的剎那,目光直直捕捉前方大樹下,一抹倚於枝幹的人影。

  那人不若上午那般招搖,反倒戴起了與現下時刻不符的墨鏡。
  零微愣,卻不由自主朝他走去。

  「吾輩以為,汝買完零食就直接回去了。」

  「呼呼呼~因為發現比零食更感興趣的東西……。機會難得,當然要欣賞欣賞零君精湛的演出。或者說,魔物們的饗宴!」

  「真是,都說了誰是零君……。」零皺眉。
  「嘛,隨汝高興吧。」

  「零。」涉摘下墨鏡。

  「現在是吸血鬼甦醒的時間,對吧?」

  「日日樹君,汝──」未待零說完,涉一把抓住零的手,自發地狂奔。
  「──唔啊?」

  「吸血鬼渾蛋這是要去哪?不打算吃飯了啊?」

  「朔間前輩……看起來像是被帶走的。」

  「朔間桑應該自有打算,不過一時半刻大概是回不來了。所以說我們先走吧。」薰說:「唉,要是小杏在就更好了,真不想跟一群男人吃飯。」

  ×

  涉拉著零在園區內大肆奔跑,還時不時大喊「Amazing!」。此時遊客零星,雖說不至於撞到行人,卻也無可避免引來數雙眼睛側目。

  起初是零沒反應過來,現在倒任由他拉著跑。不知這小子葫蘆裡又賣什麼藥,只知他捉著自己手腕的力道很重。

  也不知過了多久,涉停了下來,跟在後面稍稍放空的零則險些撞上。

  「哼哼~遊樂園的必玩項目!非常經典的哦。不知道有沒有榮幸跟魔王陛下一同搭乘?」

  「汝雖這麼說,卻沒有讓吾輩拒絕的意思吧。」
  零無視仍放在他腕上的手,緊盯上頭高掛「翱翔天際」幾個大字的設施。
  「……何必這樣折騰吾輩。」

  「好啦好啦,我們上去吧!」

  「……」

  等候處的遊客並不多,稍等了會就順利輪到他們。
  涉拖著零坐進最前排的位置。

  「真是青春啊,零。」

  「這倒是。吾輩很久沒玩遊樂設施了喏。」

  「哪天也帶上奏汰他們來玩玩?」

  「呵呵呵,或許會挺有趣的。」

  簡單幾句交談的時間,設施開始運作。
  車箱從室內來到室外,慢慢爬上坡道。

  天色完全暗了下來,由上往下眺望,可以看到整片樂園已成為由彩色燈光點綴而成的銀河。

  「零,看這裡!」
  涉的呼喊讓零瞬間回神。

  零轉頭盯著涉,只見他用眼神示意看向斜前方。目光所及,是涉的手機屏幕,裡頭映著他們二人。

  早在零對上鏡頭的時候,涉悄然湊向零並按下了快門。

  「真是。汝快收起來。」

  「哇哈哈哈,拍得還不錯呢。等等傳給宗他們看。」
  涉麻利收起手機,像是曾未拿出來過。

  車廂也在此時到達頂點。

  迎面狂風吹散思緒之際,耳畔似乎響起涉的聲音。

  「Amazing~~☆」

  ×

  沒在天上盤旋太久,二人緩緩從出口步出。

  「汝可真是對老人家不善啊。」

  「零又在說笑了。明明剛才一副從容的樣子,只差沒舉起手呢。」

  「吾輩才不像汝有餘力舉手高呼。」零說:「不過,這才是吾輩認識的日日樹君。」

  「這個時間好像有遊行表演呢。我們去看看吧,順便買點東西吃。」
  涉任意翻閱園區內發放的導覽,最後把視線落在零臉上。

  零沒接話,點了點頭。

  看來是無法出席UNDEAD的聚餐了。不過,薰君會處理好的。
  孩子們都有所成長,實在甚感欣慰。

  這次涉沒再拉著他跑了。
  前往遊行路線的途中,零沿路欣賞不少以燈綴飾的樹木,以及人工搭建的景點。細看那些景點,還能看到幾對情侶在那邊拍照。

  涉冷不防牽起他的手。

  零暗自笑了笑,回握。
  他能感覺涉頓了一下,然後再用力握緊。

  不遠處路續可見攤販,人也漸漸多了起來。
  他倆隨意找了間店家買些食物,再隨意找了相對空曠的地方開吃。

  遊行播放的樂聲已是近在咫尺。零看著街燈暗下,隊伍魚貫入場。前排舞者體態輕盈,舞姿曼妙。後方花車承載著集眾可愛元素於一身的吉祥物,它正揮動短小的雙手向觀眾問好。

  這般景象不禁讓他想起上週的演出,孩童們天真爛漫的笑臉一一浮現他的眼前。

  大約聽了幾首歌後,涉輕輕扯了零的衣袖,朝後方比劃比劃。
  涉引著零走到幾乎聽不見音樂的地方才停下。

  涉轉過身,未等他開口,零便率先牽起他的手。

  「這次又想去哪了?」

  換涉沒回話,只是緊握連繫兩人的手,再度攜著零前進。

  映入眼簾的是矗立於樂園中心,亦可被稱為經典設施的──摩天輪。
  夜晚的摩天輪色彩斑斕,比白晝時更添了一番風味。

  四下幾乎沒人,搭乘處根本不用排隊。

  零和涉各坐一方,自然地鬆開牽著彼此的手。

  這次誰也沒出聲,零淡淡俯瞰玻璃窗外的景色。感受高度漸增,景物愈拉愈小。
  他往旁邊瞥了一眼。涉也盯著窗外,一手把玩自己的辮子。

  重新注視有如繁星灑落的地面,他想起涉上午說的奇幻國度。

  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。

  直到快昇至頂端之時,靜謐的平衡才被打破。

  「零有從高處看過學校的風景嗎?」

  「哦?全景的話,倒還沒有。」

  「那實在太可惜了!從上面眺望的景色可是絕佳的喔。大海跟校舍都看得一清二楚,也比這裡要好看多了。」涉說:「畢業前沒瞧一眼是會後悔的。」

  夜裡,看不清涉的表情。
  惟有那熾熱的視線,確確實實打在身上。

  零輕笑出聲。

  「隨汝的意思吧。」


  Fin.


8/18新增:

-Free Talk-

寫這篇的念頭很簡單粗暴:想看他倆約會。
剛好台服不久前出了遊樂園卡池,劇情太短覺得不滿足……
好吧那就來開個腦洞!

這對給我的感覺就是──自然。
正因熟悉彼此,很多事就算不說出來也沒關係。
反正對方會懂,就算不太懂也要猜到懂(喂)。
對話或有玩笑、有無奈、有抱怨,但其中真意也只有他倆能意會了吧。
唯一確定的是這份關係緊密且融洽。

構思對白的時候也是按著這個想法。
像是買零食什麼的都是胡話,但不戳破對方繼續答腔也是可以的(周末看電影吃零食來自怪盜劇情)。

通篇簡單來說就是:涉原本就是來看UD演唱會的,看完順便抓零玩耍一番,最後還隱晦約他搭熱氣球(笑)

謝謝願意觀看的你!


评论(3)
热度(27)

© 瀾海 | Powered by LOFTER